对话诺奖得主席勒:关键叙事如何创造价值
2020-07-29 19:15:24
  • 0
  • 0
  • 0

红杉汇

以下文章来源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 ,作者Robert Shiller

多年来,专家们一直在警告我们流行病的危险性及其必然性,但直到现在,我们的脑海才对此产生共鸣。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学斯特林讲席教授

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

找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是快速变化世界中,建立自我认知、推动自我成长的基点。然而疫情令各行各业的运行秩序持续而剧烈的变化,身处其中的每个人,不免要重新思考与定义我们在其中的位置。

红杉中国本月推出“红杉,与大师同行”分享活动,以期在快速变动的时代,突破自身认知与思维边界,为企业家、创业者提供穿越周期的思想力量。8月12日,耶鲁北京中心与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将特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学斯特林讲席教授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进行分享,阐释他对叙事经济学理论的系统性思考,探讨如何通过时间推移而演变的流行经济叙事,更好地理解和预测重大经济事件。

会议将开放20名在线听众名额与席勒互动,

文末了解获取方式。

早在2019年9月末,在「耶鲁-红杉领导力中心」2019-2020级(第三期)之海外模块“耶鲁大学游学”项目中,罗伯特·席勒教授就对学员分享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叙事经济学。当某种有故事含量、有意思且很刺激的叙事广泛流传后,这种叙事会改变公众思维,而公众思维的变化正是重大经济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正如同罗伯特·席勒在自己的新书《叙事经济学》中提到的那样,席勒通过“科技失业”、“美国梦”两种不同的叙事案例,生动地解释了“讲故事”如何成为经济活动背后的驱动力量,他利用历史进程中提供的经验和教训,为当下和未来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启发。

下面,让我们先来通过一则视频,了解罗伯特·席勒和他的“叙事经济学”。

以下为席勒在视频中的讲述:

按照我的定义,叙事经济学是一门研究流行叙事的学科——有寓意的故事会广为流传。

一些叙事之所以会走红,是因为它们包含了真相和知识,而且非常有用。而我更关心的是那些有故事含量、有意思而且很刺激的其它类型的叙事,当然还易于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有着很高的传播率。它们揭示了公众思维的变化,而公众思维的变化是重大经济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

从少年时期开始,我就开始思考叙事经济学。它始于我在密歇根大学攻读本科时的一门历史课,我从课堂上学到了为什么大萧条会发生的深刻见解。当大萧条被表述为某种恐慌,人们会想到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总统的名言,“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在大萧条时期,我认为还有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故事,其中之一是关于节俭的叙事。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一书描述了大萧条时期的生活,这是对当时苦难生活的同情。

经济学家不喜欢谈论生命的意义,但这是在大萧条时期,换句话说,人们对于意义有着不同的理解。人们认为20世纪20年代的生存水准太高了,他们需要回归宗教,回归谦逊,回归对弱势群体的同情。

大萧条的另一种叙事是科技失业:机器给工作带来了永久的影响。这吓得人们削减了投资支出,就像节俭的叙事也鼓励他们减少消费一样。

《摩登时代》(Modern Times)是一部讲述大萧条时期的电影,由查理·卓别林主演,描述了自动化的影响。在这家半自动化的工厂里,工人们被告知,他们的午餐将被自动化,以加快生产速度。因此,工人们被要求坐在一个午餐机旁,这个午餐机高速地为他们提供午餐。这是一个滑稽的场景,但它表明了由机器人接管所导致的去人性化。

关于机器将接管全局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以前。亚里士多德就曾探讨过。但它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大,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非常强大。

除了我们的大脑,还有什么可以定义我们?有些人曾经认为大脑不会被取代,因为大脑已经发展出了很高的认知能力。但是机器也正在做一些诸如下象棋、围棋或其它智力游戏方面的事情,甚至比人类做得更好。那么我们是谁呢?我们倾向于编造一些自我庆幸的故事。但问题是,我们的机器比你做得更好。它给人一种生活毫无意义的感觉。

2007年至2009年的房地产危机席卷了美国和世界其它一些国家。紧随其后的是史无前例的房价暴涨,过去几乎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许多城市的房价翻了两三倍,然后回落。为什么会这样呢?好吧,我告诉你,这不是由于低利率;那时的利率也不是特别低。那么为什么会暴涨?并不是由于利率,也不是由于建造成本上升,更不是由于人口激增,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我的书中,我将其描述为一个叙事的结果。这个叙事开始于购房,关于房屋所有权。这种叙事在不同的国家传播方式不同。但是这样的叙事包含了这样一种观点,房价会一路上涨,有很多聪明的人不会只买一套房子,他们会买两套或者三套房子。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投机泡沫的故事,但影响了房市,不过它最终还是破灭了。当叙事发生变化时,当人们开始谈论房地产泡沫,它破灭了。突然之间,投资买房变得很尴尬,于是叙事发生了变化。随后发生的大衰退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房市的叙事发生改变所引起的。

这暗示了一种美国哲学,即如果你买了一幢大房子和一辆豪华的新车,实际上对这个国家是有好处的,因为这不会引起别人的嫉妒,反而会形成对别人的激励。他们会说:“好吧,如果他或她做到了,我也可以做到!。”所以这是一个宣言,买一辆好车是爱国主义的体现。

为什么叙事经济学很重要?我认为,如果我们要理解经济波动,就必须研究人类的思维。我们必须了解人们是如何随着时间而改变思维的。当一个人已经摆脱了饥饿、寒冷和疾病之后,人们用什么充实生活才是重要的。它会成为生活的意义——我该如何融入这个时代的故事中。正是这种想法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动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乐彩网 欢乐生肖 新疆喜乐彩app 秒速快3 上海时时乐 德国时时彩 吉林快3开奖 韩国1.5分彩 上海时时乐开奖 上海时时乐